欧美精品高清一区二区灬|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中文|国产麻豆精品福利在线观看|99久久国产精麻豆

          1. <font id="z2wvw"></font>

              1. <b id="z2wvw"></b>
              2. <b id="z2wvw"></b>
              3. <rt id="z2wvw"></rt>

                <cite id="z2wvw"></cite>

                ?

                紅色故事

                聯系我們

                延安南泥灣紅色文化培訓有限公司

                張老師:18091108564

                張老師:13399214770

                張老師:18109117528

                解老師:13399210422

                地  址:陜西省延安市寶塔區南泥灣開發區管委員會大樓6號樓1層

                紅色故事

                【老照片故事】毛澤東和毛岸英談話的地方

                時間:2021-06-25 03:11:16 瀏覽:1414次

                這是毛澤東與長子毛岸英的合影,拍攝于1946年春,是延安時期毛澤東與毛岸英唯一的一幅合影。照片中的毛澤東,慈祥的臉上掛著欣慰的笑容,深邃的目光飽含著濃濃深情。站在父親身旁的毛岸英,興奮中含有幾分拘謹,幸福中顯出一絲羞澀。幾十年來,一批批客人在這幅照片前駐足凝視,在這張石桌前流連忘返,體味著凝結在這幅照片中的父子深情。

                1946年1月7日,蘇聯派來給毛澤東治病的醫生阿洛夫和米爾尼柯飛抵延安,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也隨同回到延安。

                毛澤東喜出望外,抱病到飛機場迎接,他緊緊抱住離別19年的兒子,深情地說:“你長高了?!?毛岸英的回來給病中的毛澤東以巨大安慰。

                然而,在蘇聯生活了近10年的毛岸英對中國的情況所知極少,甚至連中國話也幾乎忘卻了。為了讓岸英多了解些中國的社會情況,尤其是中國的農村情況,毛澤東在自己病情稍有好轉后,決定送岸英到陜北農村接受勞動鍛煉,學習農業生產知識,熟悉農村情況。

                1946年,春耕即將開始,在這棵大柳樹下的石桌前,毛澤東與岸英進行了一場意味深長的談話。


                毛澤東與毛岸英談話的地方

                毛澤東問道:“你在蘇聯經常讀中國書嗎?”岸英回答:“經常讀。讀過《紅樓夢》《水滸》,還有魯迅先生的作品……”毛澤東點了點頭說:“應當知道中國的知識,更要懂得中國革命的知識?!闭f到這里,毛澤東停頓了一下,然后鄭重而嚴肅地說:“你在蘇聯的大學畢業了,但學的知識是書本上的知識,只是知識的一半,這是不完全的。你還需要上另一個大學,這個大學中國過去沒有,外國也沒有,這就是勞動大學?!薄拔乙呀浗o你請好了一個老師,他就是邊區特等勞動英雄吳滿有。在這個大學里,可以學到許多書本上學不到的知識,送你去好嗎?”“很好!”岸英爽快地回答。臨行前,毛澤東又囑咐岸英:你要老老實實地鍛煉,要和群眾打成一片,生活上不要有任何特殊,要多做調查研究工作,通過實際的調查,了解中國農村和中國農民的情況,學習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

                幾天后,毛岸英穿著爸爸一件打了補丁的衣服和一雙很結實的舊布鞋,來到了延安縣柳林區二鄉的吳家棗園,成了邊區特等勞動英雄吳滿有的學生。在習習春風中,他揮舞著镢頭,挖地開荒,沒過幾天雙手就打滿了血泡,但他不叫苦叫累,用毛巾一包,咬著牙繼續干。盛夏,他的皮膚曬得黝黑,有的地方甚至脫皮了,鄉親們心疼地勸他歇幾天,他卻懇切地說:“我需要好好磨煉”,依然堅持出工。由于岸英吃苦耐勞,又勤學好問,不僅學會了耕地、點籽、施肥、鋤地等主要農活,而且了解了農村許多社會情況,同勞動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當岸英再次出現在大家面前時,只見他身穿粗布衣服,頭扎一條白羊肚毛巾,面孔黝黑,手上磨起了一層厚繭,一位“洋學生”變成了一個地道的陜北壯后生!岸英回來后,被分到中宣部搞翻譯工作。

                毛澤東對兒女的愛,博大而深沉,細膩而嚴厲。年幼的岸英跟著母親楊開慧坐牢時,他焦急牽掛;年少的岸英領著弟弟流落于上海街頭時,他委托組織四處尋找,并設法把他們送到蘇聯;岸英和岸青留學時,他寫信寄書,勉勵教育;岸英在蘇聯參加衛國戰爭時,他鼓勵支持;岸英回到延安時,他要求分別近20年的兒子到大灶吃飯,到鄉下務農;新中國剛剛成立,他就讓岸英回到湖南老家,祭拜母親,看望鄉鄰;朝鮮戰爭爆發后,他又送子出征;當岸英犧牲的噩耗傳來時,他忍受著痛失愛子的巨大悲痛,說出了感天地、泣鬼神的話語:“岸英是我的兒子,可他首先是中國人民的兒子,他死的其所,死的值得?!?986年,毛澤東的女兒李訥回到延安,她久久地佇立在這張照片前,長時間地凝視著40年前的父親與哥哥,淚如泉涌,泣不成聲,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

                斗轉星移,寒來暑往,觀眾一批批來,一批批去,只有這棵老柳樹依然默默地守護著毛澤東與長子岸英當年談話時坐過的石凳、石桌,守護著定格在歷史長空中的這份父子深情。